盆栽里的花金龟

同人写手。
写得很杂,不保证更新频率。
大概就是这样,谢谢。

滚犊子吧小王八羔子完稿

滚犊子吧小王八羔子昨日完稿,后续还需要再整理校对一下。完整版将在CP21通贩。
这篇医闹组的文一开始只想写个超短篇搞笑文,结果越写越长_(:з」∠)_后面还添加了不少搞笑之外的情节。
说来也好笑,写的时候刚进圈不久,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而完稿时心情已经如秋日之落叶。
填完了一个坑,也算了却一丝心愿吧。
希望mercykill能越来越好~

狙击手不喝酒(6)失误

和大熊分开之后,雅典娜喝了一大杯浓缩咖啡。

咖啡那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从舌尖一直侵入神经。

再睡下去可能会影响理智。

雅典娜摇了摇头。

那个中国男人让她很不安。

她在飞机上就从资料里看到了冷锋被开除军籍的事情。

为什么他没有像受伤的野兽一样露出獠牙?

冷静,冷静。

我只是个雇佣兵,杀人,拿钱,就够了。

其他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雅典娜定了定神,继续看老爹发来的任务说明。

圣弗兰华资医院。

陈博士。

把他交给那帮狒狒就可以了。

希望那个男人别来捣乱。

第二天一早,大熊第一次没有迟到。

雅典娜则是打着哈欠走了过来,眼圈发黑。

“没睡好?”大熊问道。

“喝了一大瓶难喝的浓缩咖啡。”

在红巾军的掩护下,小队很顺利地进入了圣弗兰华资医院。

看着所有人战战兢兢地抱着头跪在地上,雅典娜忍不住想用一颗子弹让这些人吓破胆。

但是老爹凌厉的眼神让她放弃了这个促狭的念头。

等任务结束再玩吧。雅典娜转过头,不去看那抖抖索索的人群。

审问的任务自然还是交给了大熊,他人高马大,更有威慑力。

就在大熊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一个女人站了出来,声称她自己就是陈博士。

可笑,陈博士是男的,我们还没蠢到男女不辨。

还没等雅典娜开口,守在门口的一名红巾军就喊了起来。

“她是瑞秋医生,她救了我们很多兄弟,别杀她!”

完了。雅典娜耸了耸肩膀,像看尸体一样看着那名惊慌失措的红巾军。

红巾军的脑袋上很快开了个血窟窿,他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别在这儿废话,快把人找出来。”老爹吹掉手枪上的烟说。

大熊有点急了,他开始寻找合适的人质并大声嚷嚷。

这可不太妙。

当他抓住一个女孩并大吼着:“再不出来我杀了她!”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猫到他身后,握着手术刀向他的颈椎根部刺进去。

危险!

雅典娜开了两枪。

子弹穿过了偷袭者的胸膛。

大熊刚想道谢,但当他看清偷袭者的脸的时候,他愣住了。

“你……你杀了他?”大熊结巴着说。

雅典娜给了他一个飞吻,说:“不用谢。”

“你刚杀了陈博士!!!”大熊怒吼道,“老爹要活的!!!”

雅典娜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

“你就会乱开枪!”大熊气哼哼地对着雅典娜瞪大了眼睛。

就在医院里乱作一团的时候,一辆越野车突然破墙而入,司机正是老爹的死对头。

那个中国男人——冷锋。

 

狙击手不喝酒(5)梦神之境

“我希望您能配合,阁下。”蟑螂坐在总统府宽大的沙发椅上,说,“陈博士在哪儿?”

“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们这群肮脏的雇佣兵。”总统咬牙切齿道。

“好啊。”蟑螂站了起来,掏出手枪。

“砰!”

子弹穿过总统的额头,裹着脑浆和血液掀开了他的后脑勺,最后嵌进了雕花的椅子里。

“这猩猩还有点骨气。”老爹啐了一口说。

“杀了他我们还要另找人逼问,真麻烦。”雅典娜看着手机说,“时间有限,最好快一点。”

“我说你怎么还在用那破手机。”蟑螂一把夺过手机,看了一眼扔进了垃圾箱。

“还是诺基亚的砖头机子,大姐你是有多过时。”

雅典娜冲向垃圾箱,掏出手机,用随身携带的擦拭瞄准镜的麂皮绒布小心擦试着。

“你小子想挨揍了是吧!”大熊挥舞着拳头说。

“啪!”

一枚子弹贴着蟑螂的耳朵飞过,将他的耳垂撕掉了半个。

“你这疯女人,想死了吗?”蟑螂捂着耳朵大喊。

“下次就是你的脑袋了。”雅典娜用枪指着蟑螂的额头说。

“住手,我们还有很多活儿要干,明天一早在这里集合。”老爹瞪了大熊一眼,说,“你要是再敢迟到,哼哼。”

大熊打了个寒颤,退到一边不说话了。

晚上,雅典娜把手机放在衣服内袋里,躺在了折叠板床上。

床板有点硬,不过雅典娜早已习惯了这一切,很快进入了梦乡。

“爸爸,妈妈,我后天就要去麻省理工报道了!”

“宝贝儿,你是我们的骄傲。”

“晚上去庆祝一下怎么样?”

“地点你定,亲爱的。”

波士顿龙虾馆看起来不错。嗯,不过牛排好像也很诱人。啊,披萨,奶酪披萨!

啊啊啊啊,究竟选什么好呢?

18岁的希腊裔女孩抓了抓头发,决定暂时放弃这纠结的选择。她走到窗前,看着不远处的双子塔。

真好,在家里就能看到爸爸妈妈工作的地方,他们现在应该刚到……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女孩眼前的双子塔倒塌了。

……

“爸爸,妈妈!”

雅典娜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冷汗。

她颤抖着从背包里取出一根烟,点燃了放进嘴里。

却依旧无法平静。

白天,癫狂掩盖惶恐。

夜晚,真实吞噬理智。

夜晚是梦之神修普诺斯的世界。而这狡黠的神明最喜欢做的就是揭开每个人隐秘的伤疤,让噩梦吞噬人类的倨傲。

雅典娜睡不着了,她害怕那梦境再次吞噬自己。

……

大熊今天不敢喝酒,没有酒喝的大熊,心情格外烦躁,烦躁到想撕碎什么来发泄。

他跑到基地旁边的空地上,从那帮狒狒做饭的地方拿了一捆手臂粗的树枝,坐在地上挨个掰断。

在掰到第十根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不远处的沙滩上。

“雅典娜,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大熊扔下手中的树枝,走了过去。

“烦躁,睡不着。”雅典娜吸了一口卷烟,缓缓吐出一团乳白色的烟雾。

“啊,我也是,没酒喝真是难受。”大熊从皮袋里掏出一个瓶子递了过去。

“我不喝酒。”

“是格瓦拉。可好喝了。”

雅典娜迟疑了片刻,接过了瓶子,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你这骗子!”

“这真的是格瓦拉。”

“我是说第二句。”雅典娜把瓶子塞进大熊手里,说,“这猫尿一般的玩意儿哪儿好喝了。”

大熊傻笑着接过瓶子,说:“我们俄罗斯的东西味儿都糙,你们美国人喝不惯。”

“大熊,你有父母吗?”

“我啊,已经记不清了。”大熊喝了一口味道古怪的格瓦拉,说,“我三岁的时候父母就死了,听舅舅说是炸弹炸死的。小时候我喜欢打架,家里人都不想收留我,就把我踹进了福利院。”

“唉……”雅典娜叹了口气,说,“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希腊裔美国人。他们平时工作很忙,但是从来没有忘记关心我。小时候我喜欢树屋,常常看各种树屋制作的图书,可是纽约狭小的公寓里,根本无法建造树屋。爸爸妈妈知道了,就在我暑假出去玩的时候把我的房间改造成了树屋的样子,还栽种了很多有趣的植物。”

“有这样的父母,你真的很幸福。”

“可是就在我去大学报道前一天,发生了911恐怖袭击。而我的父母,都在双子塔工作……”雅典娜把吸完的烟头扔掉,又点燃了一根。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停下来的,只记得自己疯了一样跑向燃烧的大楼,拼命喊着父母的名字,直到喉咙嘶哑。最后被消防队员强行扛走。”雅典娜停了停,说,“处理完父母的后事之后,我陷入了困惑,麻省理工虽然给了我宽限,但如果再不入学,将会被取消学籍。可是我不甘心,我想复仇。正好当时美国政府正式向恐怖组织宣战,而我也到了可以参军的年龄。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诺基亚手机上,有一条未读消息,我看了一下时间,这是恐怖袭击发生后,妈妈发给我的最后一条短信。就是这条短信,让我下定决心放弃学籍加入军队。”

“是蟑螂早上扔进垃圾桶的那个手机接到的吗?”大熊恍然大悟,难怪雅典娜早上那么失态。

雅典娜点了点头,从内袋里取出手机翻了翻递给大熊。

大熊小心翼翼地接过手机。

那一行字让他这个两米的壮汉几乎要哭出来。

iloveyoubaby

狙击手不喝酒(4)苍蝇

非洲的天气热得可怕,就连狗都蔫蔫地趴在地上,吐着舌头。


只有苍蝇还在不知疲倦地飞舞着。


“嗖,咔。”


一枚子弹裹着苍蝇的血肉射进沙子里。


雅典娜透过瞄准镜看着沙滩上欢呼的人群,忍不住想找点儿乐子。


“嗖,咔。”


一名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的白人游客突然惨叫起来。


一颗子弹穿过了她的手掌,她抬起手,只见半个手掌的皮肉都被子弹掀开,破碎的血肉喷溅在裙子上,就像意大利面酱汁留下的污渍。


“嗖,咔。”


一个正在踢球的黑人抱着腿倒了下来,痛苦地呻吟着。


海滩上顿时乱作一团,再也没有了欢乐的气息。


狙击的乐趣除了射杀目标之外,就是看着一颗颗小小的子弹让那些平日养尊处优的人们在一瞬间变成乱飞的苍蝇群。


雅典娜的嘴角微微上扬,又瞄准了一名逃窜的游客。


“我们得走了,那帮狒狒让我们去抓几个人。”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雅典娜身后响起。


雅典娜失望地收起狙击枪站了起来,皱着眉抱怨道:“我还没玩够。”


“放心,到了地方有足够的杂种给你当靶子。”


“但愿如此。”


狙击手不喝酒(3)私仇

新泽西的夜晚,冰凉如水,雅典娜躺在床上,一张海报映入眼帘。


一个身着美国国旗图案衣裤的汤姆大叔竖起手指,下面写着一个词。


HERO


那行字下面用一种红褐色的液体写着一个更显眼的单词。


LIAR


“晚安。”雅典娜吻了吻自己的右手,关上了灯。


第二天早上,约定的时间,大熊果然又没来。


老爹看着手表,大皮靴跺在地上,发出急促的“哒哒”声。


又过了10分钟,就在老爹的眉头已经拧成一个疙瘩的时候,那个粗壮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


“你来晚了。”老爹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对不起,我喝多了。”大熊搓着手,不敢看老爹的眼睛。


“全体上飞机!”老爹一个手势之后,所有人忙不迭地跑上小飞机,只有大熊慢了一拍。


老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铁钳一般的手卡住了大熊的喉咙。


“下次再敢迟到,我扭断你的脖子!”


飞机起飞了。雅典娜看着不停咳嗽的大熊,忍不住想笑。


“嘿,傻大个,你就不能别喝酒?”


“伏特加是我的命。”


雅典娜递过一只不锈钢水瓶,说:“喝一口橙汁缓缓。”


大熊抓起杯子,咕嘟咕嘟喝了一半。


蟑螂和新来的韩国人很聊的来,不一会儿就开始称兄道弟。极客遇到极客,总会有说不完的话题。


不一会儿,这两个新来的家伙就开始抱怨老爹公报私仇的行为不理智。


大概是知道老爹这会儿在机舱前面听不见,所以声音大了些,连大熊和雅典娜都听得见。


“我的智慧女神。”


“怎么?”


“你有私仇要报吗?”


“我?”


雅典娜没有回答,她看着窗外蔚蓝的海水,苦笑着说:“我的私仇,报不了。”

狙击手不喝酒(2)麻烦的任务

老爹的公司叫戴恩军事资源服务公司,对外宣称只提供咨询业务。但鬼才相信这帮刀口舔血的雇佣兵只是做咨询。


他们就像一群秃鹫,哪儿有血腥,就往哪儿飞。只要有油水可赚,他们才不管杀的是谁。


私人恩怨对雇佣兵来说可不是个好词,那意味着杀人拿不着钱,而老爹生平最恨的就是平白刀口舔血,一个子儿拿不到还惹得一身骚。


可是这次,老爹却好像忘了这条守则,铁了心要跑去非洲赚那烫手的钱。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中国男人。


冷锋。


雅典娜打了个哈欠,好像毫不在意。大熊则在一旁战战兢兢地站着。那副样子和他宽大的身板儿毫不相称。雅典娜知道,这个俄罗斯男人怕老爹。在车臣那会儿这家伙可是让老爹干惨了。老爹还在训人,不时打可怜的蟑螂一拳。队伍里新来的韩国人更是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一句,就挨上一拳头。雅典娜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


大熊憋了半天,最后想开口说句话反驳。雅典娜急忙按住他,小声说:“别跟老爹过不去。”


大熊讪讪地退了下来。嘴里却忍不住咕哝着:“这趟活八成是个赔钱买卖。”


“这可说不定,也许我们足够走运呢。”雅典娜悄悄给了大雄一个飞吻,说:“我可是幸运女神。”


大熊脸一红,便不再说话了。他心里也清楚,老爹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撼动,发牢骚也没用。雅典娜又不反对,他便轻松地接下了这活计。


雇佣兵嘛,有时候总要做些冒险的买卖。这次虽然有点危险,但是办成了可就是一大笔钱。


又过了大半天,老爹终于发完了火,让成员回去了。


雅典娜平时都是自己回宿舍,可是这次大熊却跟了上来。


“别惹我发火啊,老家伙。”雅典娜做了个瞄准的姿势。


“我可年轻着呢。”大熊不服气的说着,嘴里却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最后只好掏出一瓶酒和一块面包。


“嗯,晚上饿了吧,吃点儿东西?”


“不饿,而且你也知道我身为狙击手从不喝酒。”


“那好吧,明天见。”


“机场见,你晚上也少喝点儿。”


狙击手不喝酒(1)老爹生气了

“砰!”

“咚咚!”

“啪!”

小小的指挥部里,能被抓起来的东西都被砸了个稀巴烂。

“老爹,老爹,别生气了。”刚来没多久的蟑螂试图劝阻发怒的老爹,但换来的却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拳头。

“真是个蠢货,竟然去招惹老爹。”雅典娜透过瞄准镜看着满脸是血的蟑螂,耸了耸肩。

“雅典娜,我们有活儿干了。”大熊抓着一块褐色的大列巴,一边咬着一边说,“蟑螂昨天刚收到的情报,上次那个找事儿的中国人现在跑到非洲了。”

“我想一定还有其他事情,老爹可不会轻易发怒。”雅典娜收起狙击枪,戴上了帽子。

“那里是交战区,我们只能和那群脑子不太好的狒狒(1)合作。”大熊说。

“怪不得老爹那么生气。”雅典娜耸了耸肩。

“我们现在过去吗?”大熊咀嚼着嘴里的面包说。

“过去干什么,找打吗?”雅典娜按住大熊说,“等着吧,反正早晚躲不过。”

(1)指红巾军


要不就熊狙吧

翻了一下暂时也没人写,那就熊狙好了😂以后用熊狙这个标签写大熊和雅典娜

兴也苦,亡也苦

看大护法,印象最深的不是花生人觉醒,而是花生人中的行法者。
他们在人类统治时期枪杀不满人类统治的普通村民。
而隐婆道出真相之后,他们摇身一变,成为正义使者,开始枪杀亲人类的村民。
而村民们呢?
但凡脑子笨一点,思维慢一点,就会被一枪爆头。
对他们来说,谁统治不都一样?脑子不灵活只有死路一条。
光明……并没有到来。
只是黑暗换了副模样披着光明的外衣而来。
没变的只有小姜。
他不想作恶,就算对待曾经伤害自己的人,他也心存善念。
所以他被杀了。
因为这个诡谲的世界容不下纯粹的善良。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